历代状元百科

广告

《登科记考》所载唐代状元都正确吗?(下)

2011-07-20 16:00:54 本文行家:平川

你知道《登科记考》漏掉的唐代状元吗?



登科记考登科记考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、将状元误作普通进士
        程行谋
      《记考》仅于卷二七《附录》中载有程行谋,并引苏頲《程行谋神道碑》作注曰:“志大好学,首中甲科”,而未将他列为状元。所谓“首中甲科”,显然是说他中过状元,只是未弄明科分。查苏頲《神道碑》原文,知程为郑县(今陕西华县)人,官至御史大夫,开元十四年(726年)春卒,享年83岁。笔者据已知生卒年的唐代状元统计,平均夺魁年龄为32.8岁。若依这个平均数,则程行谋当夺魁于上元三年(676年)丙子科。不管他夺魁于何年,说他是高宗朝(650—683年)状元,当不致有误。因为《神道碑》还说他及第 后,历任潞城尉、平棘尉、虞乡主簿,守丧3年,又任鄠县尉,至长安元年调万年尉。设他及第后立即授职,每一职任3年,加守丧3年,至长安元年已有15年,这中间再酌加3年候缺 待补的时间,倒推则是永淳二年(683年)。
       颜康成      孔敏行      孔振
       颜康成、孔敏行、孔振3人,《记考》均未作状元记载。其中,颜康成是作为科分不明的进士载在《附录》里;孔敏行载在卷十八元和五年普通进士中;孔振载于卷二三咸通四年普通进士里。《史话》认为他们3人是状元,但是“科分不详”。
    这3人不仅是状元,而且其夺魁年份亦是有记载的。[雍正]《山东通志》卷十五《选举》一云:
    孔敏行:曲阜人。状元。学士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孔振:曲阜人。状元。御史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颜康成:曲阜人。状元。学士。
    [乾隆]《曲阜县志》卷四二《学校·贡举》载:
    永徽二年:颜康成以进士第一人及第 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元和五年:孔敏行以进士第一人及第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咸通四年:孔振以进士第一人及第。
    同书卷八九《鼎甲列传》进一步指出:
    颜康成,父育德,太子通事舍人,司经、校定书史;祖即思鲁也。康成以唐永徽 二年进士第一人及第,擢官制科。太子舍人、崇文学士。其所表现不传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既而考《阙里志》,得状元咸通者二人:振也,纁也;状元中和者一人:拯也;大中者一人:纬;皆孔子四十代孙,兄弟也……又以颜子三十八世孙永徽状元颜康成白之……
    孔敏行字行之,述睿子也,唐宪宗元和元年进士第一人及第(以下与新、旧《唐书》《孔敏行传》大抵相同,不录)……
    孔振字国文,咸通四年进士第一人及第,袭封文宣公……
    这些引文中,孔纬、孔纁,《记考》已载在状元之列,不必讨论;颜康成乃永徽二年状元,并不跟别的记载冲突,也无再谈的必要。
    关于孔敏行,同是《曲阜县志》,卷四二说是元和五年进士第一名,卷八九又说是元和元年进士第一名,则须进一步讨论。
    相应的,《旧唐书·孔敏行传》说他是元和五年进士,《新唐书·孔敏行传》又说他“元和初擢进士第”,也显然有矛盾。《记考》未引其它佐证,却选择了元和五年,未知何故。
    《记考》卷十八载:元和五年状元为李顾行,其主要依据是《谈荟》,还有《前定录》卷九及《永乐大典》引《闽中记》的有关记载为佐证,说明李为该科状元属实。而《记考》卷十六载元和元年状元为武翊黄,亦确有证据。那么,若承认孔敏行是状元,则其夺魁既非“元和五年”,亦非“元和元年”或“元和初”(二年状元为王源中,亦有确据)。据《记考》,此际状元空缺的依次有贞元二十 年、二十一年及元和六年、十年、十二年。贞元年间显然太早,超出了“元和”的范围,而元和十年、十二年又太迟。因为新、旧《唐书》《孔敏行传》都说他及第后即被鄂岳黄观察使吕元膺聘为幕佐,而吕任此职在元和五年十二月至八年十月(《旧唐书·宪宗纪》)。这样,孔的夺魁时间只能是元和六年,诸书所载的及第时间均有误。
    孔敏行为朝野知名、连代宗和德宗都极为敬重的大隐士孔述睿之子,且他本人“少而修洁,为人所称”(《旧唐书·孔敏行传》),依情理推之,似不可能于五年春夺魁(唐代进士考试一般于春天举行)后,大半年不被荐用,更不可能于元年夺魁后,数年无人问津,要等吕元膺于五年岁末受命“廉问鄂岳”时方才被“辟为宾佐”的。所以,说孔于六年夺魁,立即被刚受命不久的吕元膺聘用更为合理。
    曲阜是他的祖籍,其父孔述睿的籍贯已是“会稽山阴”(《郎官石柱题名考》卷二)。长庆年间他还任过起居郎、左司员外郎、吏部郎中等职(《旧唐书·孔敏行传》)。
    关于孔振,《记考》载咸通四年状元为孙龙光,似乎又有冲突。但,岑仲勉《订补》已经指出“龙光”乃乾符五年(878年)戊戌科状元孙偓的字,《记考》此处为“失考”。实际本年状元空缺,孔振正好补其缺。
    《记考》在本年知贡举左散骑常侍萧仿下有长注,所引萧仿给友人的信中,有个重要的意思是:强调自己特意要录取那些确有才艺而“名字陆沉”、“风埃久处”的历代名人后裔与无人援引的“寒苦可悯”之士,举例时首列孔子的后裔孔振,还有韩愈之孙韩绾、柳宗元之子柳告等,这已明显地透露了他以孔振为榜首的动机。
    以上3人,《谈荟》、沈《录》、沪《录》均未载。
    吴康仁
    《记考》正文未载吴康仁其人,仅在卷二七《附录·进士科》中录有吴康仁姓名,下注曰:“见李频诗”,徐氏乃视吴康仁为科份不明的普通进士。其实,吴康仁应为咸通五年(864年)甲申科或六年(865年)乙酉科状元。
    李频诗载《全唐诗》卷五八九:
    送太学吴康仁及第南归
    因为太学选,志业彻春闱。首领诸生出,先登上第归。一荣犹未已,具庆且应稀。纵马行春草,临歧脱白衣。家遥楚国寄,帆对汉山飞。知己盈华省,看君再发机。

    所谓“首领诸生出,先登上第归”,明确指出吴是中了状元;“具庆”一词,则表明他父母俱在,可能年龄不是很大;“楚国”、“汉山”又指出了他家在汉水流域的湖北某地。全诗没有一点艳羡的味道,乃先及第已入官场者送新及第者的口气。
    李频及第于大中八年(854年)(见《记考》卷二二),此后状元空缺的有大中十一年(857年)、咸通五年(864年)、六年(865年)、乾符四年(877年)等。据《新唐书·李频传》及《中国文学家辞典》(古代第二分册)《李频传》,大中十一年他在南陵主簿任上,继任武功令,至咸通二年方入京任侍御史、都官员外郎等职,咸通八年再次离京外任,乾符三年卒于(976年)福建,所以,吴只能夺魁于咸通五年或六年。
    吴康仁,《谈荟》、《史话》、沈《录》、沪《录》均未注意到。
    赵昌翰
    赵昌翰为光启三年(887年)丁未科状元,《记考》误作该科普通进士。
    《记考》卷二三所载光启三年进士共25名,已考出姓名的有赵光裔、黄匪躬、赵昌翰、赵光庭等4人,该科状元空缺。
    南宋·葛立方《韵语阳秋》卷十八曰:
    郑谷,赵昌翰榜第八名也。
    明确指出赵昌翰为状元,与郑谷同榜。劳格《郎官石柱题名考》卷九、《校注》《郑谷》条均注意到了这条记载。《记考》不但未注意此记载,且未将郑谷列为光启三年进士,而将郑移至乾符三年进士中,并注曰:
    《唐才子传》:“郑谷字守愚,袁州宜春人。光启三年进士。”《永乐大典》引《宜春志》亦云:“郑谷,史之子,光启三年登进士第。”按,《文苑英华》载郑谷《涨曲江池诗》注云“乾符丙申岁春”,则郑谷当于乾符三年及第,“光启”为“乾符”之讹,今改正。
    此处,岑仲勉《订补》认为:不当改乾符,郑谷实为光启三年进士。笔者取岑说。这样,《唐才子传》、《宜春志》及《韵语阳秋》等有关记载方才吻合。
    《谈荟》、《史话》、沈《录》、沪《录》均未载赵昌翰。
    昌翰字德蕃,曾官考功郎中。他是赵蒙之子(见《新表》)。赵蒙亦为状元,夺魁于大中九年(说见下文)。
    贾   餗
    贾餗为贞元十九年(803年)癸未科状元,《记考》误作普通进士。
    乾隆四十四年刻本《河南府志·选举志》、民国三年印历朝补修本及《四库全书》本《河南通志·选举志》都说贾餗为洛阳人,长庆二年(822年)壬寅科状元,位至宰相。而《记考》卷十五列贾餗于所考证出的贞元十九年6名进士的第四位(该科共20名进士),该科状元付缺。在其名下注曰:“见《文苑英华》。《旧书》本传:‘字子美,河南人。祖渭,父宁。餗进士擢第。’”又于卷十七据《册府元龟》和《唐会要》载贾餗于元和三年(808年)中选贤良方正、能直言极谏科。
    《中国人名大辞典》第1334页云:“贾餗,唐河南人,字子美。举进士高第,又贤良正方异等。”
    查《旧书》本传,说贾进士及第后,又登制策甲科,文史兼美;四迁至考功员外郎;长庆初,策召贤良,选当时名士考策,“ 餗与白居易俱为考官”。《旧书·穆宗纪》亦云,长庆元年十一月,“诏中书舍人白居易、缮部郎中陈岵、考功员外郎贾餗同考制策。”
    这些记载显然说的是同一人。既然贾于元和三年已通过了制科考试,长庆初已为制策考官,便不可能再在长庆二年去参加进士考试。但诸地方志又都说他是长庆二年状元,《中国人名大辞典》也说他“举进士高第”。要统一这些说法,较合理的解释只能是:贾餗确为状元,但夺魁不在长庆二年(尽管《记考》所载该年状元空缺),而在贞元十九年,即《记考》所载其进士及第之年。地方志所载夺魁时间有误,而《记考》之误则在名次上。
    沈《录》、沪《录》均无贾餗,《史话》则全依方志,径定贾为长庆二年状元,亦为失考。
    四、漏载、张冠李戴及其它
    李超       赵蒙
    李超当为大中六年(852年)壬申科状元、赵蒙当为大中九年(855年)乙亥科状元,此2人,《记考》均未提及。
    《唐语林》卷四载:
    咸通末,郑浑之为苏州录事,谈铢为鹾院官,钟辐为院巡,俱广文。时湖州牧李超、赵蒙相次,俱状元。二郡土地相接。时为语曰:湖为两头;苏接三尾。
    《说库》本《南部新书》己·三所载亦大体相同。查[同治]《湖州府志》卷五,则有:
    赵濛(即赵蒙,见《郎官石柱题名考》—笔者):咸通八年二月自司勋员外郎出为湖州刺史,迁驾部员外郎。
    李超:咸通十一年八月自楚州都团练使改湖州刺史,迁谏议大夫。
    赵濛前为高湜,咸通五年任;李超后为裴德符,咸通十二年七月任。赵濛、李超相继。赵任此职3年余,回京后仍为员外郎,而李则任期不足1年,便被提拔为谏议大夫。
    [万历]《湖州府志》及宋·谈钥《吴兴志》亦有相同记载。
    《旧唐书·懿宗纪》云:
    咸通十三年……三月以吏部尚书萧邺、吏部侍郎独孤云、考官职方郎中赵蒙、驾部员外郎李超考试宏词选人。
    可见,李超、赵蒙(濛)确有其人,且职位一直不相上下,《唐语林》及《南部新书》所载不为虚妄。“李超、赵蒙相次,俱状元”之说可信。但,他们夺魁于何年未见记载,现推断于次:
    唐进士一般须通过制科考试后,方能授职,其起点官职多为校书郎、正字(皆为九品官),而赵蒙在咸通八年(867年)二月任湖州刺史以前已官至司勋员外郎(从六品下),唐代职官共九品,各品均分正、从,而三品以下,各品正、从还要分上、下,共30阶。赵此际已升了12阶。即使他夺魁的当年即通过了制科考试,得以授职,然后每年升1阶,也须12年时间。自咸通八年倒推,20年之内,《记考》所载考过进士而状元空缺的只有大中六年(852年)、九年(855年)、十一年(857年)。再往前是开成元年(836年),距咸通八年已有31年,太远了;而大中十一年距咸通八年仅10年,似太近。赵、李二人正史均无传,《记考》未载,有关资料极少,不象有特别的业绩,不大可能越级提拔,所以说他们夺魁于大中六年、九年当不至有误。《唐语林》等既说是“李超、赵蒙相次”,则李超应在前。
    此二人,《谈荟》、《史话》及沈《录》皆未载,唯沪《录》注意到《唐语林》的记载,将他们列为“及第 时间无考”的状元而未提供其它任何资料。
    孔      拯
    孔拯为中和三年(年)状元,《记考》正文及《附录》均未提及。
    [雍正]《山东通志》卷一五《选举·一》云:
    孔拯:曲阜人。状元。御史。
    [乾隆]《曲阜县志》卷四一《学校·贡举》载:
    中和三年,孔拯以进士第一人及第。
    前引同书卷八九《鼎甲列传》亦提及孔拯跟孔振、孔纬等皆为孔子第四十代孙,又云:
    孔拯字公济,振弟也,僖宗中和三年进士第一人,官侍中。
    《曲阜县志》说孔拯为中和三年(883年)进士第一名,而《记考》却说本年状元为崔昭纬,并注曰:
    《摭言》:“张曙、崔昭纬中和初西川同举,昭纬其年首冠。后七年,自内廷大拜。”按,《宰相表》,崔昭纬以大顺二年正月同平章事,自此至大顺二年为七年,《玉芝堂谈荟》以为乾符三年,误。
    可见,崔何年夺魁并无确切记载,《记考》是在否定了《谈荟》的说法后,以大顺二年为准倒推7年得出的,而孔拯夺魁于本年则有确切文字记载,崔的夺魁时间应重推。首先,徐氏所推出的中和三年与《摭言》所载的“初”字不符。“初”,一般指“元年”,有时亦指“二年”,将“三年”亦视为“初”,有些勉强。《中国文学家辞典》(古代第二分册)《张曙传》亦提到上述引文,便将“中和初”理解为“二年”(882年)。再者,《旧唐书·僖宗纪》所载崔大拜乃在大顺元年十二月,依此倒推7年,正是中和二年。《记考》中,中和元年、二年状元都空缺,将崔夺魁的时间前移至中和二年,便可兼顾各种记载。
    孔 拯,《谈荟》、沈《录》、沪《录》均未载,而《史话》则视为“科分未明”的状元。
    李亮      李训      李叔       李秀
    《谈荟》卷四载:
    唐李修子李亮、李训、李叔、李秀皆状元……号四龙。
    然而,此“四龙”却均未列入同书卷二的唐代状元中,前后不符,未知何故。《记考》正文、《附录》皆未注意此记载。虽然其卷一二,贞元五年(789年)进士中有个李修;卷一九,长庆三年(823年)进士名单之后附有李训,但均只字未提上述记载,看来只是同名而已,《记考》漏载了“四龙”。
    此4人,暂未发现其他相关资料,不好妄加推断,姑且先视为“科分未明”的唐代状元。
    此4人,《史话》、沪《录》、沈《录》均未提及。
    
    贾季邻
    开元二十三年(735年)乙亥科状元乃贾季邻,《记考》误为贾至。
    《记考》卷八云:“开元二十三年……进士二十 七人:贾至,状元。”注曰:“李华《三贤论》:‘长乐贾至幼邻,名重当时。’”紧接着贾至的是李颀,下注曰:“《唐才子传》:‘李颀,东川人,开元二十三年贾幼邻榜进士及第,调新乡县尉。’”《史话》、沪《录》、沈《录》皆沿误。
    查《校注》及周本淳《唐才子传校正》(下称《校正》)、傅璇琮《唐才子传校笺》(下称《校笺》),3本书的卷二《李颀》条正文皆为:
    李颀,东川人,开元二十三年贾季邻榜进士及第……
    《校笺》、《校注》还都作了辨析,指出开元二十三年状元为贾季邻,而非贾至,《记考》乃误引原文。傅先生在《唐代诗人丛考》第175页亦有如下辩证:
    又《唐才子传》卷二李颀小传:“开元二十三年贾季邻榜进士及第。”徐松《登科记考》卷八即据此定贾至为开元二十三年状元。但《唐才子传》所载为“贾季邻”,徐松却改为“贾幼邻”,而又以幼邻为贾至。据前引《新唐书·宰相世系表》贾氏,所载有贾季邻,长安主簿,其兄季良,奉天尉。其父名玄 。其时代也在玄宗时。徐松未查《新表》,而遽以贾季邻为贾幼邻,于是定贾至为开元二十三年状元,并在卷九天宝十载明经科贾至名下说:“按,贾至已于开元二十三年进士及第,此以进士又应明经也。”可谓失考之甚。
    其实,据新、旧《唐书》及其它有关记载,贾至并非进士出身,而是明经出身。唐人重进士而轻明经,有“三十老明经,五十少进士”(出《唐摭言》)之说,贾至怎么会在考上了进士16年后再去参加明经考试呢?
    据《新表》,贾季邻为贾谊之裔,乃德宗朝宰相贾耽的曾祖辈,世居浮阳,曾官长安主簿。有二子:苕、 。

    王 维
    王维夺魁于开元九年(721年)辛酉科,《记考》误为开元十九年(731年)辛未科。
    《记考》卷七在定王维为开元十九年状元时注曰:
    《旧书·文苑传》:“王维,父处廉。维开元九年进士擢第。”按,“九”上脱“十”字。《唐才子传》:“王维字摩诘,太原人。开元十九年状元及第。”
    可见,徐松十分相信《唐才子传》,在“九”与“十九”两种不同记载中,依《唐才子传》而选择了后者。这种选择,傅先生认为是错误的。他既在《校笺》第306页说:“按,王维于开元九年登进士第,非十九年。”又在《唐代的科举与文学》第56页指出:“王维进士登第的年岁,过去有两说,一是开元十九年,一是开元九年,以开元九年为确。”
    《中国人名大辞典》、《中国文学家大辞典》都说王维及第于“开元初”,虽然并不确切,但较接近“九年”说。《中国文学家词典》(古代第二分册)第133页则明确指出王维“开元九年举进士”。现行各种《中国文学史》及《古代文学作品选》也都认为王维及第于开元九年。
    《史话》改正了这处错误,且有一段考证文字;而沪《录》、沈《录》皆沿误。
    《记考》还有其它不少零零碎碎的不确之处,限于篇幅,将另文讨论。 


 

分享:
标签: 漏掉的唐代状元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